北京17家非法公墓仍有4家经营 官方回应称拟暗访

发布时间:2018-05-10 19:06:51 作者:上海宙翔货物运输代理有限公司
北京17家非法公墓仍有4家经营 官方回应称拟暗访 德陵村附近的祭祀用品店对外承接非法公墓代理业务 水泉沟纪念林非法公墓仍在出售墓穴 内存 历年全市查处非法公墓一览表 (截至2015年3月)   市民政局去年3月公布了“历年全市查处非法公墓一览表”,17家非法公墓在列。   时隔一年,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发现,尽管监管部门加大了检查力度,但是至少有4家非法公墓仍在对外销售。   这些非法墓地几乎都提供电话预约、班车看墓的服务项目,非法公墓附近的祭扫用品商店普遍存在代理销售非法公墓的现象。   对此,监管部门相关负责人回应称,将针对非法公墓代理点、非法中介网站分别出招,加强监管。   探访   永陵非法公墓   用电子幕布遮挡禁葬标志   永陵非法公墓位于昌平区十三陵镇永陵大沟内,因为没有明显的标识,清明节前北青报记者探访时询问了附近的村名才找到墓园所在。墓园内很多墓碑呈长条形分布在山坡上,上面都刻上了名字。门口有几间平房,北青报记者进入墓园后,从平房内出来了几个人。北青报记者提出购买墓地后,最先走出来的一位男子表示买墓地可以到办公室详谈,一位女士则表示这里都是老墓,没有新的可卖,另一位男士则声称这里是陵园,不卖墓。   根据官方数据,永陵非法公墓现有非法墓穴1800个。民政部门在去年的检查中就发现永陵非法公墓有新建墓穴的违法行为,并责令其拆除新建空穴及空穴池。但是,永陵非法公墓仍在暗中经营。离永陵非法公墓不远的马路上有几家祭祀用品商店,商店外都写有“公墓接待”的字样。其中一家店铺老板的名片上印有“永陵公墓特价墓地双穴9000元起售”。“你自己去永陵,人家会很警惕,只有扫墓可能才给开门。”她多次提到自己跟永陵非法公墓的负责人很熟络,通过她购买可以享受优惠价格。   北青报记者从这家代理点还拿到了永陵非法公墓的宣传册,在销售方面还打起了皇陵的牌,宣传册上写着:“永陵公墓位于永陵、德陵两处龙脉环抱之中,延续皇气,风水绝佳。”   昌平区民政局去年给全区非法公墓设置了高大醒目的“非法公墓”禁葬标识。为了遮挡禁葬标识,永陵公墓做了一个电动幕布,通过遥控装置来控制。“看到我们的车来了,一按遥控器幕布收起,就显示出‘非法公墓’的字样,但我们一走,再一按遥控器幕布落下,字就变成了‘护林防火’,禁葬标识就看不见了。”昌平区民政局殡葬管理办公室主任吴志勇介绍,已经要求经营者将电子屏幕自行拆除,并对禁葬标识重新喷字喷绘。   安灵园非法公墓   声称海葬安置基地仍卖传统墓地   安灵园非法公墓位于昌平区兴寿镇兴寿村北金龙坡,自称是官方认可的骨灰撒海安置基地。在其网站上的介绍中,大篇幅内容都是强调海葬的生态环保特性。但事实上,这里的传统墓地依然在对外销售。工作人员向北青报记者介绍,这里的墓地最低售价16800元,但标价3万至8万的墓地更多。   德陵二区非法公墓   “货比三家,再谈价格”   德陵二区非法公墓位于昌平区十三陵镇德陵村,北青报记者从相关部门获得的资料显示,该非法公墓占地面积3亩,现有非法墓穴124个,目前由德陵村村委会管理。   在德陵村附近的非法公墓代理点,一位业务接待人员向北青报记者表示,德陵二区、德陵公墓和盘龙台公墓都相邻,都对外出售,三家风水都没问题。她还建议跟着她去实地看一趟,货比三家,再谈价格。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这位业务接待人员提到的德陵公墓并不是非法公墓,而是区民政局批准建立的公益性公墓,按照政策规定只能当地居民在此下葬,而不允许对外销售。但是,德陵公墓业务大厅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北青报记者,这里的墓穴也对外出售,在墓地的宣传册上各种各样的墓型也都明码标价,最便宜的是25800元的福寿碑,最贵的是158000元的草坪1号2号墓,而售价在5万元至7万元的墓碑最多。   当北青报记者询问根据政策不允许对外出售,在这里买墓地是否有风险时,这位工作人员表示,德陵公墓有一万多个墓穴,如果只有当地人在此下葬,只有几十年历史的公墓不会有这么多墓穴。“很多外面的人过来买,下葬之后就不会有问题了,至于有没有风险就得看自己的考虑了。”   水泉沟纪念林非法公墓   每平方米最低售价八千元   水泉沟纪念林,成立于2003年,自称是北京第一家树葬陵园,相比其他的非法墓地,这里的墓地没有墓碑,都是平放在地上的一块石碑,上面刻有逝者姓名和出生年月。   清明节前夕,北青报记者来到水泉沟纪念林时,这里正在装修,几名工人正在忙碌着。当北青报记者提出想购买墓穴时,工人打电话叫来了一位男负责人。这位负责人表示,这里不按墓碑收费,按面积收费,每平方米售价8000至15000元不等,墓地所处位置和朝向不同,价格也不同,“一个2万块钱的墓,放两代人没问题”,他还强调了水泉沟朝向好,生态环境好。对于在这里购买墓地是否有风险的问题,他回答:“这里有2万多个墓穴,能有什么问题?”   官方回应   巡查非法公墓拟进行暗访   北青报记者在调查采访中发现,这些非法公墓都存在一些共性问题,包括利用监管部门人手不够打游击战逃避管理、存在一批非法公墓代理点和代理人、中介网站为非法公墓进行推销等。昌平民政部门表示,已经出台一系列治理措施打击非法公墓。   今年再增6名非法公墓监管员   昌平区殡葬监管部门每年都要对非法公墓巡查百余次,但由于历史原因,辖区非法公墓数量多且多分布在山区,监管员短缺,这让非法公墓钻了空子。   从2009年开始,昌平区政府成立了非法公墓看护队伍,对辖区的非法公墓进行24小时巡查,原则上“保证只能迁出,不能迁入”。尤其是针对永陵非法公墓等暗中经营的非法公墓,今年2月,区民政局又新加了6名监管员,监管员总数达到29名,每天对非法公墓进行巡查。   吴志勇介绍,公墓管理工作重点镇(街)成立以镇街拆违队为主体的镇(街)殡葬管理巡查队,将非法公墓治理工作与治理违法建设、违法占地工作相结合,对本镇(街)的殡葬设施进行日常监管和巡查。此外,民政部门还将加大村级非法公墓巡查监管员数量,进一步强化属地管理责任。把非法公墓监管工作纳入各镇(街)绩效考核内容,对监管不力的镇街要通报批评并追究相关责任。   研究建立非法公墓暗访机制   北青报记者采访调查时,有多位当地村民都表示非法公墓存在晚上偷偷施工建墓的情况,墓地经营者和监管人员打起了“游击战”。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为及时准确掌握非法墓地的情况,昌平区民政局执法检查大队正在研究建立暗访机制。针对辖区内非法公墓取证难的问题,未来或许会采取暗访方法摸排调查。   事实上,这种暗访机制已经在辖区内的合法公墓开展。针对十余家合法公墓内的墓穴有无面积超标问题昌平区民政局执法检查大队进行了暗访,“从其他科室借调了工作人员,完全是陌生的面孔,以看墓买墓的名义进行摸查”。   多部门联合执法查处非法公墓代理点   北青报记者在探访中发现,在这些非法公墓周边,普遍存在非法公墓代理点,而代理人一般都是当地人,他们为非法公墓做推广,还声称通过他们购买可以享受优惠价格。   “我们注意到一些公墓代理的标语。”吴志勇表示,清明节前民政局联合工商、城管和发改委等部门对辖区内一些殡葬用品商店进行执法检查,“对有代理非法公墓的行为当场提出了口头整改,要求将代理标语立即撤除,不能给非法公墓做宣传。”   协调相关部门加强对墓地中介监管   北青报记者发现,一些专门介绍墓地的网站上也列出了上述非法公墓的情况,包括价格、预约看墓服务等项目,并且网站有专门人员陪同看墓,购买时还可以享受网站团购价。   目前,非法中介网站是治理非法公墓的灰色地带。早在2011年,昌平区民政局就联合市民政综合执法大队对中介网站进行查处,“当时找到一个注册地址,却发现办公场所根本不在那里。”吴志勇表示,非法网站的治理需要工商、网监多部门联合,“不是民政一家就能做成”。下一步,昌平区民政部门将和市民政综合执法检查大队进行协作,采取措施,对非法中介网站进行监管查处。   创建昌平殡葬网公布非法墓地名单   2015年,昌平殡葬办创建了昌平殡葬网,向市民宣传昌平墓地相关的情况,普及殡葬法律法规,提高群众自我防范意识,“我们在网站上列出了非法墓地的名单,供市民参考,防止上当受骗。”   今年3月份,民政局还对存在非法公墓的各镇街的社会事务科的工作人员,以及非法墓地监管员进行了一次培训,要求他们增加责任心,负起监管责任,如果发现施工行为,第一时间和镇里区里面直接汇报,方便查处工作。   追问   非法公墓为何屡禁不止?   非法公墓是殡葬领域的一个热点问题,从以往报道可知,虽然监管部门每每表态要加大监管力度,但是多年来屡禁不止。非法公墓的监管到底难在哪里?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非法公墓其实是一项历史遗留问题。以非法公墓聚集的昌平区为例,昌平区政府1993年至1994年根据殡葬法规要求与区域合理布局的需要,对部分符合经营条件的公墓,进行了资格认证。对那些未达到经营条件或存在区域冲突的公墓没有进行行政审批,非法公墓大多因此而来。   巨额利益使有的村委会和很多人铤而走险。据透露,一些村委会以非法墓地作为主要经济来源,加入到非法公墓开发行列中。而且,非法公墓价格相对低廉,不少市民贪图便宜。有利润,有市场,供求链条就此建立。对此,昌平区民政局正在和发改委物价部门协调,通过规范合法墓地的价格,压缩非法墓地的生存空间。   执法难度大。殡葬管理部门目前主要依据的是国务院1997年颁布的殡葬管理条例和2001年修改的北京市殡葬管理条例。由于法规滞后,殡葬执法无法可依,这也是非法公墓滋生的原因之一。具体到执法实践上,吴志勇介绍,在非法公墓的治理方面,执法取证是最难的阶段,一些非法公墓是由个人以种养殖为名承包土地或山地进行暗中违规经营。由于非法公墓经营者往往无固定办公地点、无档案资料,管理混乱,执法取证工作难以实施。正因如此,一些非法公墓的经营者和执法人员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执法人员进行巡查的时候不会顶风作案,但是执法人员一走,又对外经营。死者为大的传统观念导致下葬后就无法处理。前述殡葬系统人士介绍,殡葬行业不同于其他行业,骨灰一旦下葬,受死者为大传统观念的影响,非法公墓的拆除和拆迁必然会受到故者家属的强烈抵制,也必然会激化管理者与故者家属的矛盾,容易诱发群体事件。治理与稳定的矛盾,影响了各镇街的治理积极性,使得民政部门制定的各项治理措施大打折扣。   本版文 本报记者 李泽伟 郑林   本版摄影 本报记者 魏彤

“新智教育”是由多家教育公司联合成立的专业化集团公司;更是国内线上家庭教育领军品牌。我们承诺:不断推广并普及家庭教育理念。以服务家庭,回馈社会为终极战略目标;以创造物质精神和谐的生活空间,帮助千万家庭树立正确的家庭教育理念为己任。本着“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的宗旨,努力为祖国培养更多“高素”“高能”“高分”型卓越人才而坚持不懈。推荐阅读/观看:新智教育 https://v.qq.com/x/page/t0630750tx1.html

  • 上一篇:中资企业全球大收购引警惕:很像80年代的日本
  • 下一篇:最后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