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岁女精神病人敬老院内怀孕|众神之怒百度影音

发布时间:2015-07-06 15:17:41 作者:上海宙翔货物运输代理有限公司
48岁女精神病人敬老院内怀孕
怀孕的容建英。据《南方都市报》怀孕的容建英。据《南方都市报》

  “一个完全失去生活自能力的48岁女精神病人容建英,入住当地敬老院不到16个月,被查出怀孕27周。亲属直指容建英在敬老院可能遭遇强奸或诱奸。”7月4日,深圳一媒体报道出发生在四川眉山市仁寿县四公镇敬老院一事。

  记者4日从仁寿县有关方面了解到,接到报案后,警方于3日晚对涉事老人予以控制;当地已对这名妇女展开关爱行动,分管副镇长暂停工作,敬老院院长被免去职务。

  记者从深圳媒体报道内容中得知,多位敬老院老人和街坊透露,曾有老人拿食物哄骗容建英到周边山坡上去发生关系。四公镇敬老院院长刘明峰否认了强奸或诱奸的说法,称此事系容建英与敬老院一位老人的“事实婚姻”引发的“意外怀孕”。刘明峰介绍,入院时,容建英的亲属提出让敬老院内一位老人“贴身”照顾,刘院长说:“那个人曾经贴身照顾过另一个老太婆,外面都说他好,这种其实就是事实婚姻,我们院里总共有5对,只有2对扯了证”。

  随后,记者向仁寿警方求证。仁寿县公安局汪洋派出所所长杨波告诉记者,3日接到家属报案称容建英在敬老院可能遭遇了强奸或诱奸。


  女儿:妈妈肚子怎么大了

  被查出怀孕27周的容建英患先天性精神疾病,无法与人正常沟通,生活不能自理,育有一女。2014年3月,容建英丧偶,随后被村干部安排进入四公镇敬老院。

  容建英的女儿蒋芳说,自己嫁了个贵州男人,长期在广东东莞打工,无法照看母亲。弟媳王芳称,蒋芳精神方面亦存障碍,无力顾家,容英父母皆年过七旬,亦无法照顾,“我老公,也就是她(容建英)弟弟长期在外打工,我也没办法把她接到家里照顾,就想着政府办的敬老院也是个好去处”。敬老院院长刘明峰介绍,此前容建英所在村特事特办将其列入“五保”名单,“村里送来时,因为她是精神病人,我也有过犹豫,但最终卖给他们村干部一个人情,让她入院”。

  入院后,弟媳王芳曾多次到敬老院探望容建英,每次将其带到街上买东西吃,除感觉其瘦了外,并未发现异常。王芳事发前最后一次探望是春节后,那次未见到容建英,将衣物交给工作人员后离开,此后数月忙于家事,没再去过。

  2015年6月下旬,女儿蒋芳从东莞回到老家。6月29日,她跟几个亲属和村民一道,前往敬老院看望容建英,特意带了两身新衣服。换衣服时,一个亲属发现了异常。蒋芳说:“当时大家一看,妈妈肚子怎么大了?有人说是怀孕了,也有人害怕是得了肿瘤。”蒋芳、王芳等人多次向敬老院工作人员反馈,未获回应。

  2015年7月1日,敬老院将容建英送到附近的松峰乡卫生院检查,结果显示:妊娠,臀位中孕单活胎。

  院长:“事实婚姻”引发的

  仁寿县四公镇敬老院位于永宁街道,由当地政府建设运营。该院曾荣获“四川省二级养老院”、“眉山市十佳养老院”等称号。院长刘明峰称,算上容建英,院里目前有71个老人,其中女性10人。

  弟媳王芳称,据其向敬老院内的老人和周边街坊了解,容建英在敬老院可能遭遇了强奸或诱奸。记者实地调查时,也有多位敬老院老人和街坊透露,曾有老人拿食物哄容建英到周边山坡上去发生关系。

  院长刘明峰否认了强奸或诱奸的说法,称此事系容建英与敬老院一位老人的“事实婚姻”引发了“意外怀孕”。刘明峰介绍,入院时,容建英的亲属提出让敬老院内一位老人贴身照顾,“那个人曾经贴身照顾过另一个老太婆,外面都说他好,这种其实就是事实婚姻,我们院里总共有5对,只有2对扯了证”。

  王芳承认,当时有亲属提出让人照顾容建英,但没明确提出“事实婚姻”,“就算我们默许了她跟那个老大爷过,但其他人不该用食物去哄她发生关系,她精神本来就不正常,敬老院怎么不管?”

  刘明峰坚称怀孕由“事实婚姻”那位老人造成,否认有其他老人与容建英发生过关系,“那些都是谣言”。对于此前未及时发现容建英怀孕的问题,刘明峰称这是自己和敬老院其他工作人员疏忽,“容建英本来肚子就大,吃得又多,还经常穿很多件衣服,之前确实没看出来”。然而,刘明峰又承认,容建英喜欢跟敬老院另一位老人到街上玩,“敬老院内都有监控,肯定没发生关系,至于出去后的情况,我也不敢保证”。

  刘明峰口中的另一位老人2015年6月20日已过世。记者找到与容建英有“事实婚姻”的那位老人,其称此前确有其他人用食物哄骗容建英发生关系,自己和院里都阻止过,但因为容建英精神存在问题,别人不承认也没办法。对于容建英腹中的孩子,该老人说:“就算是我的吧。”

  四公镇副镇长鲁天然对此事的官方定性与刘明峰的表态一致,否认强奸或诱奸,认定系“事实婚姻”引发“意外怀孕”,身孕约有27周。

  这个事件将给容建英带来什么影响,现在还很难说,但肯定是负面的。


  副镇长:孩子要尽快打掉

  对于此事,四公镇副镇长鲁天然认为政府和敬老院存在过错,不会推卸责任。他指出,失误有三:其一,最初让容建英和另一老人一起生活时没扯结婚证,好心办了坏事,没很好考虑怀孕的风险;其二,监管上不得力,敬老院没按时排查;其三,敬老院院长本人初期处理此事的态度不好。鲁天然表示,此事中敬老院和相关村干部都有责任,组织上还在研究处理方案。

  7月3日,四公镇政府和敬老院将容建英带到仁寿县妇幼保健院又做了一次检查,结果再次确认“宫内活胎”。此次检查本意是为引产做准备,被王芳等亲属阻止。

  “我们的意思,必须引产。”鲁天然称,一方面容建英属高龄产妇,“生产的风险远远高于引产的风险”;另一方面,鉴于容建英自身情况,如果生下来,很可能是非正常婴儿,就算健全,也存在抚养和教育的问题,容建英没这个能力。

  我国相关法律法规并未就引产时间问题作出明确规定,但有医学人士指出,27周已接近“大月份引产”,可能引发子宫破裂或大出血等症状,手术风险大。对此,鲁天然称任何手术都存在风险,现在谈责任问题还为时尚早,如果真出了问题,也许可以通过调解,也许得通过司法程序解决。

  “我们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王芳称,引产问题也困扰着亲属,因为无论哪种决定都存在巨大风险,“我们本来可以不遭遇这些风险的,政府应负更多责任”。王芳表示,不愿也不敢再让容建英回敬老院生活,但如果由亲属来照顾,政府应当解决其后半生的生活费用问题。

  目前,此事尚未得到解决。容建英本人并不理会这些,她时常一个人呆呆坐着,完全不搭理别人,有时笑,有时哭。



  • 上一篇:惠州患儿家属要求住院遭拒 挥拳殴打医生|名惯四海
  • 下一篇:合肥高压走廊下惊现大群违建房 |虐杀原形2 杀死造物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