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动画电影差什么? 讲故事是更重要的技能点

发布时间:2018-04-01 22:52:20 作者:上海宙翔货物运输代理有限公司
中国动画电影差什么? 讲故事是更重要的技能点 原标题:中国动画电影差什么 《疯狂动物城》大热。前所未有的人物数量,信息量爆炸的城市场景,逼真的毛发和流畅的动作引发了又一轮对迪士尼动画技术发展的大讨论。 “屏幕越大,要求越高。”环球数码创意控股有限公司创意科技业务板块负责人曹女士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说:“动画电影比一般动画片更能显示出一个国家的动画制作水平。”因为,在电影银幕上,所有可以缩在小屏幕上模糊拖沓的细节都会暴露无遗。而三维动画在这方面更是苛刻。更长的故事对三维模型、图片序列、运算能力等方面提出了更复杂的要求。 环球数码公司2005年推出了《魔比斯环》。这部耗费7年时间制作的外星故事是中国第一部三维动画长片。去年,《大圣归来》和“自来水”们创造的9.56亿元票房是国产动画电影的惊艳一笔。而最多时曾使用过2000多台服务器制作的《小门神》票房最终却并未达到预期。 很自然的问题是:中国动画电影什么时候可以与《疯狂动物城》比肩? 技术已经不差,产业却还年轻 中国动画技术真的比不上国外吗? 实际上,中国动画的技术能力并不如公众想象的那么弱。动画电影《驯龙高手2》第二季高清电视剧集的建模、贴图等动画工作,就是由江苏一家公司完成的。在江浙一带,这样的技术外包公司并不少见,水平也很高。 做动画十几年,曹女士能感觉到中国动画技术的天空逐渐广阔。早几年,在国内找一个国外公司的数据包都很困难。如今,因为方便的互联网咨询和广阔的中国市场,使得资源和业务人才交流都很频繁。 然而,为什么我们看不到《疯狂动物城》这样的产品呢? 动画电影需要大量的投入。投入巨资打造超级电脑加快运算速度,耗费两年搭建渲染平台,选拔精英软件工程师只为开发毛发数据包……这样的手笔,国内的公司很难承担。因此,目前国内使用的大部分技术工具,都并非中国制造。 “我们的市场上不缺乏热钱,但我们缺少时间。”北京全擎娱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邢英说:“不过话说回来,时间就是金钱。” 动画从业者常常提及的笑话中,就有完全不懂行的土豪客户。他们发现市场上什么火爆,就拿着几千万元,要求一年半载见到成果,赚到快钱就走。 浮躁的市场环境很不利于动画电影的十年磨一剑。以制作《魔比斯环》为例,几百个工作人员加班加点做了7年,光是流程文件就有700个。国内的软硬件水平无法达到迪士尼的水准。想急也急不来,电脑的运算能力摆在那里,单个步骤的渲染往往需要一天。 “现在谈有迪士尼那样多的投入我们能如何如何并不合适。只能说,有多少成本,做多少打算。”在曹女士看来,动画制作是一个需要流程管理的复杂系统。这700个文件的每一个节点都要把握好,否则上一步拖延就导致下一步无法进行。 动画是结合艺术和技术的行业 人才是另一个大问题。一些家长的咨询常让曹女士疑惑:我家孩子学习成绩不好,送来你们这里学动画吧。 “动画的要求不比其他行业低,更应该由高技术人才来做。”她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说:“这是结合艺术和技术的行业。” 制作过程的软硬件,很能看出动画技术的高低。 2004年的迪士尼动画《超人家庭》,人物的头发更像头发花纹的片状材质粘连在头皮上。这种无法根根分离的感觉在主人公一家落水时更明显。《疯狂动物城》能一根根地画出兔子朱迪和狐狸尼克各自的250万根毛发,也能细致描摹毛发软硬和下雨晴天等不同情景下的头发效果。 这种毛茸茸的触感均是得益于迪士尼工程师团队的iGroom软件,能通过控制虚拟毛层来调整毛发的状态。而动物城里万千居民的绒毛渲染,则依靠名叫Nitro的实时呈现软件完成。 技术却并不像魔法口袋一样,打开就完事了。以环球数码自主开发的海洋数据包为例,它包括晕动效果,即波纹的强弱涌动;光束效果表现出阳光月光的折射变化;气泡系统控制水底气泡的大小和运动形式;还有悬浊系统,丰富尘沙萍藻的细节。动画师在操作时,需要根据场景的要求进行调整。当海上狂风暴雨,那么尘沙骤起,光线晦暗,波浪汹涌;当风平浪静,又是另一番景象了。 动画专业的毕业生不少,然而初出校园的他们很难符合专业动画公司的需求。“我们的动画专业培养的全是导演,通才。人人都想自己说了算,少有人踏实做操作。”北京一家动画公司制片人叶子源说。 令曹女士常常头疼的是,来公司的实习生有能通过满足考试的知识,操作上却不够精。这也难怪。他们告诉她,自己所在的大班级常常排队等着上机,练手的机会有限。 “这一行啊,唯手熟耳。”她说。 在动画的世界里,想象则是驾驭技术的关键。一次,环球数码需要制作“100个核弹头爆炸”的景象。这是谁都没有见过的。而在叶子源看来,把握好想象的,是更高的审美。 审美的培养是漫长的过程,和学校教育以及培养环境息息相关。“你看我们做出来的片子,怎么配色那么多,那么闹眼呢?”叶子源说。他到了日本学习时才知道,在成熟的动画培养人才产业里,有一个专业是学习配色的。 他以前看日本动画电影《秒速5厘米》,一下子被里面的樱花街道之美震撼了,这是国产动画里少有的细腻场面。后来他才知道,真实的日本街道就是那样。“整个城市的审美就在那儿。”他撇撇嘴:“耳濡目染是很自然的。” 讲故事是更重要的技能点 “如果《疯狂动物城》是本最普通的绘本,什么特效都没有,你会看么?”邢英问。 在《疯狂动物城》的一幕里,两个主角在暴风雨夜的热带丛林里被发疯的雪豹司机逼上深渊。 “这一部分的追逐,偷懒的做法是用俯拍的角度表现清楚。” 叶子源说,就像很多武侠电视剧里高手对决,一人对一个摄影机,一边讲完另一边讲。 然而如我们所见到的,影片里镜头几次改变,有兔子回望雪豹的晃动视角,有从豹子后方远看的视角,有兽爪擦过雨中草叶的特写,更有从深渊底部向上的仰望。观众随着镜头变化,情绪被牢牢牵动。 叶子源知道,用动画讲好故事和数字造出一个形象一样有价值。他所在的工作室位于传媒大学附近一处高档小区内。灰色地毯黑色桌子,摆满了各色动漫人物的海报和玩偶手办。“你看,从导演到动画,每个人看起来都在做一样的事情,就是画画。但其实每个环节的需求都不相同。”他朝电脑前埋头工作的同事们努努嘴。 这些工作人员要由一个简单的事情框架,扩展出有台词有动作的剧本,再将剧本具化成一幕幕画面,也就是俗称的故事板(story board)。接下来,负责不同部分的工作人员要将故事板上的静态画面,变成丰富细节的动态草稿。另一边,原画师描绘出这个动画世界的场景细节,人物设定琢磨出角色们不同角度不同情绪的样貌。草稿基本确定,上色,渲染,配音一步步跟进,荧幕上的故事才逐渐鲜活起来。 叶子源的团队有时会“拉片”学习,即一祯祯分析优秀动画。一部7分钟的短片可以“拉”出174个镜头。 他们正在筹备《星游记》的电影版制作。这是一部二维动画,场景的构建则是三维建模。在开头的草稿里,两个角色沙漠对峙。一个穿着沙滩裤,有些话痨;另一个罩在斗篷里,冷眼旁观。观众视角有时从一人的腿间看向另一个人,这是典型西部片的镜头运用。打斗中穿插着笑料,又骤然紧张,这是团队精心设计的互动节奏。 “我们这一代,也就是小时候看过一些日本动画。现在这些孩子,每天对着电脑,接触的信息量这么大,我对他们的未来有信心。”邢英说。(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王梦影)

企业建站2800元起,携手武汉肥猫科技,做一个有见地的颜值派!更多优惠请戳:新洲网站建设 http://www.xzwzjs.com.cn

  • 上一篇:PHP 通过单号查询快递( 申通、EMS、顺丰、圆通、中通
  • 下一篇:最后一页
  •